美腿少婦綺雯 [1妻子给朋友消火贵哥/2]

www.mmm559.com

「況天涯……」

隨著馬小玲的手垂下,況天祐面露獠牙低下頭靠向馬小玲,隨著鏡頭拉遠拉
高,燈光漸漸昏暗下來,導演的聲音隨之響起,「卡!收工,各位!我們……殺
青了!」

「耶!」隨著眾人的歡呼聲,導演說道:「別忘了今晚八點慶功宴阿!」

「碰!」慶祝用的香檳也隨久久日妺视频著殺青而四溢飛濺,飾演僵3的演員、編劇、及
導演們,一同慶祝著這結束的時刻,愉悅的氣氛感染了所有的人。

在筵席上,幾位美麗的女主角就成了大家紛紛敬酒的對象,尤其是萬綺雯,
眼前的都是合作許久的工作夥伴,性情和順的她,雖然不太會喝酒,但仍是隨著
大家的氣氛起哄著,雖然有丈夫幫忙擋酒,但還是喝了許多,最後帶著些微癲頗
的腳步扶著爛醉的丈夫回家。

「卡噠!」擁有修長美腿的萬綺雯,一邊扶著丈夫,一邊用鑰匙開啟家門,
酒氣薰天的丈夫剛走進家門,便搖搖欲墜的走向房間,「砰」的一聲倒在床上大
睡,綺雯望了望丈夫一眼,走向浴室,好好的洗洗疲憊的身子。

「嘩!」隨著水聲的響起,蚊蚊脫去衣物,露出那細嫩綿滑的皮膚,讓蓮蓬
頭從上而下的沖淋,連續幾個月來的軋戲疲累,隨著熱水的淋浴下,似乎也隨之
而去。酒醉微醺的蚊蚊在熱水的加溫下,粉嫩的臉上更顯的紅通通的。

一邊搓洗著自己的身體,一方面從鏡中看著自己30多歲仍保養有素的曼妙
身材,光滑細嫩的皮膚,仍像20初頭般緊實有彈性,白皙的雙峰上,仍是粉紅
的小乳頭,下邊那維持纖細的小蠻腰,似濃非濃的神秘黑森林,以及她最自以為
傲長43吋的美腿,在這段演戲的過程裡,不知引住了多少目光。

在拍戲的當中,也因為她那佼好的身材,有好幾位色慾沖腦的臨時演員,忍
不住的往她身上摸了兩把,甚至有一個色膽包天,竟然趁拍戲走位有機可乘時,
襲擊了她的下體,當然下場就是--轟出片場。回想著拍戲的過程及辛苦,經過
熱水的沖淋,在軋戲疲憊消除後,隨著心情的放鬆,久未升起的情慾從內心深處
萌起,在沐浴乳的潤滑下,一雙纖手不停的再她身上遊移,體內的慾望也就越來
越盛,此時她是多麼的希望丈夫從床上爬起來,衝進浴室裡和她纏綿交歡。

「叩!,老公!!」浴室門一鬆,正興著春綺幻想的蚊蚊猛然回頭,以為是
丈夫進來,一臉春意的回頭看去,可一陣冷風吹過,冷冷的告訴她一個令她失望
的現實,從門縫瞧去,她丈夫仍像死豬般睡死在床上,一陣失落的雯雯,關起浴
室門微微歎息,她坐到了放在浴室的小椅子上,玉手漸漸的滑到幽秘的私處,輕
柔的撫慰著。

「嗯……」久違的快感隨著纖指的撫弄,漸漸的回到雯雯的身上,另一隻手
放到了自己摸著那已尖挺的乳頭,隨著手指的動作逐漸劇烈,快感也一波一波高
漲,小蠻腰也因著手指的動作擺動起來,再也無法穩坐在小凳子上,而跌坐在地
板,一雙修長細腿漸漸開展,嬌喘聲也逐漸粗重。

「嗯嗯……嗯……老公……喔喔喔……」情慾的高漲和快感的湧現使得蚊蚊
再也忍不住,口中雪雪出聲,嬌吟了起來,口中似乎賭氣似的喊著床上爛泥般的
老公,像是要把睡撸大师京东抢购夢中的丈夫吵醒般,淫穢的聲音越來越大,比起以往夫妻間的
做愛更加投入,更加瘋狂的呻吟。

隨著手指的動作也不停加快,下體的酸麻感有如一股電流,流竄全身,最後
她感到自己的手指被蜜穴緊緊夾住,身軀緊弓,兩腳並夾,腹部深處的一股熱流
湧出,蚊蚊在自慰中達到了高潮。

看著手上的蜜液,看著衣架上準備的性感睡衣,蚊蚊不禁感歎丈夫的不解風
情,竟在今天喝個大醉,在感歎的心情下,沖洗身體後,穿著普通的浴袍,便倒
在床上沈沈入睡。

「嗯……老公!嗯嗯嗯……」當蚊蚊有知覺醒來時,感到有人正撫摸著她的
身體,睜眼一看,原來是昨晚睡的不省人事的老公十三,只見身上浴袍已被解開,
十三的雙手已握著蚊蚊的一對美嫩水乳盡情的搓揉著,一張大口吻著雯雯的嬌俏
臉蛋,看到色急的丈夫,不禁嬌嗲的喊了聲老公

「好蚊蚊,昨天冷落了你,讓你再浴室裡獨自一人,現在讓我好好的補償補
償!」丈夫身上的酒味,或著男子氣息傳來,丈夫帶著粗重的喘息在自己耳邊輕
訴。

「老公你……討厭,好壞好壞!嗯嗯……」初醒的蚊蚊聽到丈夫原來昨天有
聽到自己在浴室裡的情形,羞愧的紅了臉,一陣粉拳捶往丈夫寬厚的胸膛,丈夫
讓她捶著自己的胸膛,一張俊俏的臉慢慢靠向蚊蚊,吻上綺雯那水嫩鮮紅欲滴的
的香唇,舌頭在蚊蚊的口腔內挑動著,蚊蚊被丈夫吻的一陣心神蕩漾,熱烈的回
應著,十三也將身上衣物脫去,僅剩下內褲覆蓋在跨下。

順著雪白的肌膚往下吻,十三的大嘴停留在那如玉筍般白嫩的雙峰,舌頭吸
舔著粉色尖硬起的乳頭,兩片嘴唇包著美乳盡情吸吮著,一隻手正往那幽密的深
處探去。

「嗯……」蚊蚊受著丈夫的情挑,快感隨之而起,昨晚那孤獨而落寞的自慰
空窗感,如今丈夫熱情的愛撫給取代,取而代之的是帶著兩人愛意的性愛,蚊蚊
心中頓時充滿溫暖,身體也因心理因素而比以往更為敏感,快感直衝向蚊蚊腦海,
使得她發情的嬌吟起來。

此時十三的指下動作漸促,蚊蚊受不了這樣的刺激,雙腳不斷的交互磨蹭,
纖腰隨著丈夫的手指侵犯而隨之扭動,下腹的慾火越稍越熾,一雙纖手按著丈夫
的恣意狎玩大手,搖頭羞道:「十三,我……我要……」說著,撫摸著丈夫那被
內褲苦苦束縛的小弟,來回撫弄,十三看著蚊蚊的眼神,充滿著熟女的慾火及對
自己的愛意,再也忍不住的脫去內褲,將陰莖扶正後,對準那濕盡的小穴,狠狠
的挺了進去。

「啊……」幾個月來的苦等,其中包含了多少無盡的愛情慾火,都在丈夫的
陰莖插入後,得到了滿足,蚊蚊發出了自己從未放蕩過的吟叫聲,今天,她要徹
底解放,盡力的和眼前這位男人狂歡,隨著丈夫的劇烈動作,蚊蚊並未感到任何
不適,雙腳緊纏著丈夫的腰部,主動的迎合著丈夫的動作擺動的蠻腰。


「啊啊啊……十三……啊啊啊……你好強……啊啊啊……我……好深……啊
啊啊……」丈夫的陰莖一次又一次的頂到自己的花心,蚊蚊忘情的叫著丈夫的名
字,隨著吟叫聲的助興

「嗯喔喔……蚊蚊,你真是個小淫婦,好緊……喔喔……我要幹死你這小淫
婦……」看著老婆在自己的活塞運動下顯的淫蕩又妖媚,那嬌嫩的淫穴更是緊緊
的夾著自己的肉棒口中邊說著粗魯帶著情挑的話語,帶著鬍渣的頭部,埋在蚊蚊
那晃動的水乳上享受著美妙的波動,底下更是賣力的對著老婆展現自己的能力,
不斷坐著活塞運動,一次又一次的頂著蚊蚊的蜜穴。

「啊啊啊……好老公……啊啊啊……我……我是小淫婦……啊啊啊…快幹死
我……啊啊啊……親親好老公……啊啊啊……蚊蚊……要死了……啊啊啊啊……」
受著丈夫粗懭的抽插,蚊蚊無力的擺動頭部,口中的吟叫聲隨著快感溢滿腦袋,
隨著丈夫的話尾,高低起伏的浪叫著,不斷的說著極致淫蕩的話語,雙手緊緊摟
著丈夫的肩頭,承受著久違的性愛歡娛快感。

再經過抽插了近百下後,十三再也忍不住的將精液射在蚊蚊的子宮內,然後
無力的趴在蚊蚊身上,兩人擁抱在一起……在殺青後的第一天早晨,兩人再高潮
的余暈中互相愛撫,訴說情話。

下午,蚊蚊首先起身再洗了一次身體後,上身披著丈夫的襯衫,寬大的襯衫
僅遮到大腿上端,那修長誘人的美腿卻是曲線盡展,一對粉紅色的乳頭隔著薄襯
衫若隱若現,隨著柳腰細擺,衣底性感的紫色蕾絲內褲不時的探出來刺激著十三
的感官,加上蚊蚊離開房間時拋了個挑逗意味十足的淫媚眼神,看的十三心癢無
比,只可惜方才大戰一場,加上昨夜的宿醉,沒有那麼好的恢復力再戰,只好看
著蚊蚊圍著圍巾到廚房為晚上的晚餐做準備,十三也再隨後起身沐浴。

剛沐浴後的十三身上僅穿著短褲,赤裸著上身,走向廚房,雙手環抱著嬌妻
的纖腰,開口問道:「老婆,我們今天吃什麼阿?」

「嗯……有藥燉烏骨雞,清蒸鱈魚,還有你最愛吃的東坡肉。」蚊蚊此時幸
福的望著身後的丈夫,在丈夫寬闊的臂膀下,顯得格外安全。

「嗯……謝謝老婆,不過我最愛吃的不是東坡肉,而是老婆那白嫩的柔軟的
乳房」十三調笑著自己的老婆,一雙大手摸上了雯雯豐滿的乳房。

「你……討厭,人家還在煮飯,再這樣今天罰你沒飯吃」蚊蚊羞的滿臉通紅,
笑著掙脫丈夫大手的侵襲,對丈夫的調笑除了害羞外,來帶著一絲溫暖的情絲

「吃不到晚餐,那我今天的宵夜可要好好的吃頓人體大餐 喔!」說著,大
手摸向蚊蚊的俏臀,蚊蚊嗲聲不依,正要開口時,「丁咚!」門鈴響起。

「我去看看是誰再按門鈴。」丈夫十三環抱的雙手離開蚊蚊的纖腰,走離開
去看誰按門鈴,蚊蚊望著丈夫的背影,那寬闊的肩膀是那麼的令她有安全感,想
著想著,心中甜絲絲的,臉上也浮出幸福的笑容,心中決定要將今天的晚餐做的
更豐盛點,把老公喂的飽飽的,然後晚上再繼續纏綿,想著自己早晨放蕩行徑,
此時乳房上似乎感覺方才丈夫大手的餘溫還停留著,不禁害羞了起來,望著做了
一半的晚餐傻笑,十足一幅思春少婦圖。

過了一會兒,身後傳來一陣腳步聲,蚊蚊心想應該是丈夫又來廚房陪自己,
害羞又期待的問道:「剛剛是誰啊?今天呢,我想再做一份牛蒡炒肉絲,你說好
不好」正說著話,一雙大手又環抱起她。

「好,當然好囉,牛蒡能壯陽,你可真貼心阿,不過……我更想要嘗嘗美腿
夾火腿,肉棒串鮑魚以及觀賞玉女吹簫,最好再來份冰火九重天,你說如何阿」
蚊蚊赫然發覺,環抱自己的,並不是丈夫,而是一個極為陌生的男人,驚恐之下,
放聲大叫:「你……你是誰……放開我……」

蚊蚊拚命的想掙脫,卻怎麼也掙不脫背後男子的束縛,手中湯匙左右揮擺,
卻沒有任何效果,就這樣蚊蚊被陌生男子抓到了客廳,只見丈夫兩手反綁,被另
一名大漢壓住,嘴上還被貼著膠帶,眼神充滿著憤恨的神情似乎想將抓住自己妻
子的惡徒碎屍萬段。

「嘖嘖……幹麻用那種眼神看我阿,我只是有部劇本,想拿來給您這位大編
劇家看看,只是需要順便你這位美麗動人的明星老婆來演女主角,何必這麼的厭
惡我呢……」

「嗚嗚嗚嗚……」十三極力的想說出話來,可無奈被嘴上的膠帶封住,所以
只能發出嗚嗚的聲音。

「什麼?喔……你同意了阿,好阿,那麼我們現在就開始囉」說著便把懷中
極力掙紮的蚊蚊丟到沙發上,蚊蚊想靠到丈夫身旁,卻隨即被抓住。

「唰!」在蚊蚊背上那絲質的襯衫應聲撕裂,紫色性感肩帶橫在雪白的肌膚
上更顯的誘人,那苗條的身材曲線盡露無疑,只剩下圍巾和破碎不堪的襯衫雖遮
住前胸,卻遮不住那大腿間的美妙風光,那紫色蕾絲邊的性感內褲,映襯著雪白
修長的美腿,暴徒看的是血脈噴張,慾火高熾。

十三看到自己老婆被欺淩,既著急又憤怒,嘴巴雖被膠帶封住,仍是不停的
「嗚嗚」的呼吼著。

「吵死了,靠!」其中一名歹徒聽的不耐煩,一腳踹去,正中他的下體,登
時痛暈了過去。

「嗯……礙眼的暈過去了,沒人妨礙我們了,綺雯,咱們可以好好親熱親熱
了……」那帶頭歹徒見十三暈了過去,一雙大手隔著衣服粗魯的摸上了蚊蚊的胸
前淫邪的揉著。

「啪!下流,變態!」綺雯羞怒的像歹徒的臉上揮了個巴掌,不屈服的眼神
憤怒的瞪著歹徒。

「啪!賤貨,阿狗,給我把她抓住」那像是帶頭的歹徒摸著自己被打紅的臉
頰,憤怒的回了蚊蚊一巴掌,並叫另一名歹徒制住蚊蚊的雙手,蚊蚊怎肯就範,
急忙的揮舞著雙手,撥打著歹徒不斷前進的魔爪,可隨即被另一名歹徒給抓住,
甚至連雙腳也被歹徒那粗重的大腿給壓制住。

此時的蚊蚊,雙手被反手壓制住,一雙修長白嫩的大腿被張的老大,嬌嫩的
花蕾在紫色的性感內褲後面若隱若現,歹徒那雙淫邪的眼神露出熊熊慾火,一雙
大手更不斷的侵犯著她的身體。

蚊蚊帶著憤怒又惶恐的看著眼前的歹徒,嬌軀不停的顫抖,害怕的眼神理透
露出無比的憤怒,她此刻多希望丈夫能掙脫歹徒來救她,求助的眼神看著倒在地
上的丈夫,可以往帶給她無比安全感的丈夫,此刻仍是口吐白沫,失神的攤在地
上,俊俏的臉上充滿了痛苦猙獰的表情。

共1条数据 当前:1/1页 首页 上一页 1 下一页 尾页